計畫說明

對於許多街友來說,他的家當只准一包,紙箱是他的庇護所,風餐露宿街頭是最不得已的選擇。如果他們願意表達心聲,會說些什麼呢?

我們嘗試了解他們的需求,一同以文字攝影聲援街友。

或許並非所有人都能理解街友的困難,也並非所有人都明白街友的處境,我們無法完整道出他們想說的話,能做的,只是盡微薄之力,呼籲大眾重視在”Homeless”產生下的社會背景問題,而街友朋友們有時需要的只是一個關懷與微笑。

6/14關懷街友的活動,每位義工也近距離關心一些街友、單親媽媽們,也分享他們於現場聽到的故事。

我們擷取了幾個故事片段,與大家分享:

義工A :
我很感謝就是主辦單位,有這個機會能讓我參加這樣的活動,第一次這麼深入的去接觸到街友,跟他們聊天講話發現其實每個人背後都有個故事,然後蠻辛苦的,就像我同桌有位女士,她是從嘉義來的,然後我就詢問她為甚麼要跑到台中來,因為她從嘉義到台中也是一個人住,她一直不願透漏任何關於她的故事,她只說了一句話┌我在尋找一個可以幫助我的人,可是似乎跟你說也沒有用」,就這樣帶過了,她的儀表很整潔,和一般人沒什麼兩樣,然後她的交通方式是搭公車,他們說現在八公里免費,大部分坐個兩站就下車,這位小姐的談吐和儀表讓我感覺她和一般人沒兩樣。還有另一位比較不一樣,穿著比較破舊,身上散發一些味道,他說他是住在台中火車站那邊,那區域其實有很多的街友,他說大家都是坐公車來到這裡,有的是從高雄、台北來,沒有車資可以回去,所以就和他一樣在火車站附近流浪,今天來是因為他們透過一些里長的消息來到這裡,但還是有很多人沒辦法來到,也有人騎著腳踏車,從很遠地方來。

義工B :
我是負責最後面幫忙的事情,剛剛許多人會設法要求第二份餐盒,我覺得他們不是貪心,他們是真的需要,當開始發粽子時,聽到一些人說他很餓很多天沒吃了,或有些人特別把餐盒留下來,他不是不餓,而是還要留給其他人吃…還有餐會時間的部分因為會卡到中午,很多人其實還要回家帶小孩,所以才需要提早離開。

義工C :
有許多人拿到那些食物馬上就收起來而沒有去吃,因為他們家裡其實還有一些嗷嗷待哺的小孩嬰兒。另外有一些精神分裂或是躁鬱症的長輩還跟我要水說要吃藥。他們有一些自卑跟負面的想法,我覺得應該要提供給他們正面的態度。

義工D :
用餐時我們同桌有個朋友談到他自己的經驗,他說之前工作時老闆用一些小手段讓內部紛爭內鬥,久了自然就會有人受不了離開,或者做了一點錯誤老闆就藉機資遣他之類的,而他就是剛好運氣比較不好的那一個,他早在率取這份工作的時候就意識到隨時會被取代掉。但他一直有在進修,準備一些公家機關的考試,他就是希望有朝義一日能回到公家體系去,希望有份穩定的工作,這段時間他除了接受社福機構的幫助外,也願意去幫助別[人,所以他知道自己必須努力,或許有朝一日重拾工作,更有能力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義工參與公益藝術攝影圖片:

沒有留言

留言(用FB或GOOGLE帳密直接登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