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企業,社會=企業,社會<企業,到底台灣的社會企業要走到哪?

台灣的社會企業走向,目前是企業大於社會,這真是台灣社會所期待和需要的嗎?

1364

台灣的社會企業走向,已經是企業大於社會,這真是台灣社會所期待和需要的嗎?

續前面幾篇所言,台灣的社會企業現在已經變成企業大於社會,就我接觸過的幾個所謂社會企業的人,大部分都把社會企業看成一個行銷議題,產品通路或求個人生存的管道(創業者只想先活下來,所以他們的確”沒有”想到要謀求企業利益,似乎又更符合”社會”的期待),社會企業等於一個助人又助自己的方法,但是這樣好嗎? 您願意看到台灣的社會企業是企業大於社會嗎?

1造成這樣的主要原因有二

一、 民間帶領議題產生,卻放任議題自由遊走

這點在前幾篇文章已經舉例很多,但在我昨天見一個社會企業者時更得到證實。現在社會企業創業儼然是青年創業的熱門選項,青年擁有熱血要改變社會,卻被帶領到一條“比較”難改變社會的路。該業者也提到”我去問OOO單位,他們知道國外的社會企業嚴謹的定義,但其實他們也XXX,反正台灣又沒法令” ,一般民眾不清楚很正常,但是當任何單位已經因為此議題得到相當的資源,這種態度令人驚訝。

二、政府單位除了默許和無能為力,自己也往 [企業>社會] 的方向邁進

這個在此篇文章第四點也清楚說明。

2會造成的影響和風險

a) 幾年後就會有人開始說” 你為何不早說,不然我當初何必做社會企業?”

這裡指的是利潤處置規範,知道這點的業者有多少? 政府文件現在說最多可分 “可分配盈餘”的70%(比英國高一倍),這表示你請街友賣東西你只能拿(想也知道這是極簡化計算舉例) (100賣價-50街友)X0.7 =35元,比現在赚的要再少30%! ,這對目前利潤已是杯水車薪的社會企業者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b) 有些業者知道相關規範但想趁法令空窗之便

這類業者他們的反應是,反正等到政府法令過都10年後了吧,先衝一趟再說。有罪嗎? 無,對得起社會服務的良知嗎? 再說。

c) 鯊魚將會進場清理戰場

目前大部分社會企業規模都屬小型或微型或個人,這部分是因法令妾身未明的關係,如果最高可分配的”可分配盈餘” 最後被訂為70%,鯊魚便會出現,因為誘因太大,例如”免徵10%保留盈餘營所稅優惠” 。首先可以預見的大型企業會進場,因為”社會”定義太鬆散,以後上市公司在廠房草皮不灑農藥就可以說是良草,良耕,良友,因愛土地變成社會企業,盈餘保留全部都不分配(上市公司最愛) ,然後因為30%需要再用於社會上,預計子公司全部都也會是社會企業,然後30%流到子公司。

c) 社會企業的被信任感將會從此被摧毀

原因顯而易見。

3您真的確定現在這樣好嗎?這是您期待的嗎?

這對台灣認真辛苦做事的社會>企業的社會企業是好事嗎?
更重要的,這對弱勢族群會是好事嗎?
您贊成政府訂出70%的數字嗎?

請大家在此文章下方發表您的看法(用FB或GOOGLE帳號就可以直接登入),更希望更多專業和知道內情或脈絡的先進加入我們

最後,如果您也認同這將不是件好事,請協助我們跨出第一步,把這篇文章轉發出去

 

8 留言

  1. 目前看來 在台灣 “社會企業”還沒有一個法律上的明確定義與規範
    我姑且google了一下 類似像英國這樣的認證機制
    http://www.socialenterprisemark.org.uk/assessment/#checklist
    數個條件其中之二為1.至少公司所得的50%須由交易而來(我的理解是非捐獻而來)
    以及2.至少將50%的利潤用以公益目的
    跟英國CICs的定義也不太一樣
    其實就是定義問題 該做的是提倡趕快立法並想辦法防堵漏洞
    假如台灣是限制30%淨利用以公益目的
    也比大家都喊自己是社會企業好
    30-65% 似乎也沒那麼絕對
    文章中提及的鯊魚理論 其實不管是百分之30 50 或65 只要有縫都可見縫插針
    此外 這就像是一個政策的思辨及反復試驗(try and error)
    65%可以成立 也需建基在其他的資源配套上 也需要探討其他的社會福利機制結構
    台灣的30%成不成立 是不是可以佐以探討台灣有沒有類似的資源配套
    有沒有完整的社會福利機制及防漏機制
    才能讓讀者獲得更全面的資訊呢?

    • SEMark的定義是民間版,沒有法律效力.香港的SEE也是.
      但這版本同時也是英國最主要的社企會員組織SEUK所採納的定義,個人也傾向於採用這個版本的定義,似乎比較能兼容並蓄地納入各組織類型的社會企業.
      英國CIC採用比50%更嚴格的65%,可能代表英國普遍認為以公司型態存在的社會企業,在盈餘的使用上,需要高標準.(另容許分配的用意,重點應該是讓投資者可以拿回資本,以支持更多社企.)

      • 這讓我想到一點,在劍橋時教授一直說社會企業的狀態為演化演進”動態進行”式(這和我們現在就倡議加速立法有矛盾點…),例如他說非營利組織也不可能馬上轉成社會企業,光是商業經營就卡死大部分NPO
        或許這可以部分解釋為何英國有如此多種身分和定義可以選擇

        我們最近開始深入非營利單位,應該可以從中得到不少機會來驗證

        • Business acumen 的取得,是NPO通往SE的主要障礙.因為那不只是專業知識,更是文化,思維上的改變.有個社企朋友用左腦右腦打架來形容,感覺挺貼切的.
          如 London Early Years Foundation執行長蘇麗文說的:「做生意的手段就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她們從協會轉變成基金會,並以混合市場作為切入兒童托育市場的策略,光是組織的改變,就花了4年,走到目標的50家托育中心,需要更多時間.

  2. 您好
    說得很對,且我們100%贊成先立法(也是我們倡議的目的)
    PS: 英國定義這邊討論很多
    https://www.hellocorner.com.tw/2015/12/07/%e7%a4%be%e6%9c%83%e4%bc%81%e6%a5%ad%e4%b8%80%e5%88%86%e9%90%98%e7%9c%8b%e6%87%82%ef%bc%8c%e7%9c%8b%e5%ae%8c%e5%b0%b1%e4%b8%8d%e7%94%a8%e5%86%8d%e8%a8%8e%e8%ab%96%e7%a4%be%e6%9c%83%e4%bc%81%e6%a5%ad/

    這也是我們想讓大家加入的地方,嚴格來說比例實在太難,但”相對比重” 可以決定方向,先討論比重可能會容易些(個人看法)。 我個人因為接受英國思維,會覺得社會要大於企業,但對英國的35/65 也好奇,因為如果該制度真好用,我也不覺得英國政府會需要推 Big Society Capital 。

    英國的社會企業的底線應該是 Business FOR social purpose 為了社會目的而營利,而不是Business VIA social purpose 透過社會目的而營利
    https://www.hellocorner.com.tw/?p=502

  3. 例如弱勢族群之所以會是弱勢,有其原因和無法用企業效率思考或推算的邏輯,而社會企業也因為此,而多少享受到社會大眾的特別關愛和對待,例如免費志工人力,很多社會企業的成功案例如果真正算入志工成本,其實無獲利,所以也因為此,社會需要大於企業,才符合另一篇文章CW 留言的社會企業的”生存根源”。

留言(用FB或GOOGLE帳密直接登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