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專訪】台中市街友關懷協會

6064

IMG

日期:2015/12/09
地點:台中市街友關懷協會
受訪者:黃天時 社工員

 

你對街友的了解有多少? 對於相關協會在做的事情又知道多少呢?

台中市街友關懷協會座落於台中市後火車站一帶,提供街友們夜間庇護安置、供餐、物資、工作培力等協助,多年來幫助不少人重回社會自立,而角落微光正在策劃的城市導覽員培訓計畫,也感謝協會轉介需要工作的街友與貧戶對象,和黃社工接洽的過程,感受到他在這份工作上的熱心,只要是能幫助街友找到合適的工作機會,黃社工都不遺餘力去做。

以下是角落微光的採訪報導,希望各界對協會的運作能有進一步的了解。

IMG_6686
黃天時社工
IMG_6666
辦公室左邊一角正好堆放著外界捐贈的保暖冬衣

 

Q1:請問您在街友關懷協會工作多久了?讓您持續在此服務的主要動力為何?
A:我在這裡服務五年多了,對我來說,對街友、對弱勢的一種關心與服務,希望他們可以脫離街頭的生活,就是我在社會福利界最重要的目標

Q2:請簡單說明協會主要的服務工作內容?服務經費來源?每年政府可提供多少補助經費?(佔協會經費來源比例)
A:我們協會主要提供夜間庇護安置、供餐,並且提供住民們盥洗的場所。冬天提供保暖衣物、外套,平常也提供日常生活用品、盥洗用品等等,如果有這些街友朋友們有身體上的病痛,我們也會協助陪伴就醫。

但最主要的其實是幫助他們就業,如果可以讓他們順利就業一段時間,接下來就協助他們租房子,按照機構既定安排的程序來配合,半年內他們就能夠漸漸脫離遊民的生活。

服務經費的來源主軸是政府補助,每年大約會有100萬至150萬左右的政府補助款約占我們所需的70%,另外30%本協會自籌的部分主要來自小額募款,就一百、五百這樣的善款進來,協會理監事也會幫忙協助一部分。

物資募集目前是比較充裕,但現金的募款比較困難一些。企業大額捐款的部分可能我們的努力還不夠,或許是屬性或者期待的不同,畢竟我們沒辦法立竿見影,例如像罕病兒童一起辦活動就可以看到孩子的笑臉,我們街友朋友們是成功率相對較少且迴響比較小的,所以曾經有聽說企業對於殘障、老人的支持可能會比較有感,對於街友機構,我們目前感受到的是比較少。

如果是家用品或者衣物,我們都能接受使用過的二手物品,甚至是祭拜過的食品我們也都很願意接受;但都是比較少量零星的物資捐贈,大量捐贈目前是比較少見。

如果有一些非常態性的設備補助用於環境改善,我們也會試著跟政府申請一些補助款,就跟上述所說的常態性補助比較不同。

另外諸如住民的居住用品、供膳跟衣物這些消耗品方面所需的部分是由市政府跟社會局的方案申請而來,這是每年持續性的補助款,但每年的金額會有些微的調整,大體而言近幾年來都是逐漸減少補助金額的狀況。

Q3:目前協會服務的街友人數?近幾年來服務街友人數的流動變化?
A:常態性我們都是每天服務約100人,偶爾非固定性的求助者,我們登記也有近200人,這是街友用餐的人數。

Q4:據您的經驗,可以和我們談談大部份街友會成為街友的原因?
A:主要街友朋友們會流落街頭的主因還是在經濟與就業層面為大宗,約佔所有街友八成左右,其他部分還有因為身體狀況,生病或失能等成為街友。少部分是因為更生人重返社會,跟家庭間無法融入,或者工作銜接的困難等。

協會創立十幾年,總服務人數來說以全國性街友,是有增加的趨勢,但對於台中市來說並沒有特別增加或減少。我們這邊的住民有很大比例是鄰近縣市流入。

協會服務的住民中,許多已經漸漸步入穩定就業的軌道,但也有些因為已經年老,會有就業上困難

Q5:可以請您說說協會輔導街友的實際狀況?
A:初步會先了解對方的背景、現狀以及支持系統,工作能力與專長以及需求,例如是否需要工作媒合或者需要醫療上的協助。有些住民其實也領有政府補助或其他公益機構的經濟服務,如果有其他單位的經濟支援,我們就會協助其租屋,拓展獨立生活的第一步。

接下來是就業的媒合服務,通常住民朋友會覺得來到這邊,有得住,還有甚麼必要工作? 對協會的心理依賴過大,我們就會開始進行個別的心理輔導,強調工作的可貴跟自立的重要,不能永遠仰賴協會,讓他們有獨立的意願與心態建立之後,才會真正開始進行工作媒合。

其他如果是失智住民,或者比較特殊病痛如失能、愛滋病患等等的住民,他們需要的輔導諮商是需要更專業的機構,我們會轉介給專責的機構來進行輔導。

Q6:輔導遊民重返就業市場的成功比率與困難?
A:其實零星的工作機會都是會有,但能夠穩定就業的人數實在不多。有的是因為原本的人際關係、就業能力較為薄弱,造成穩定就業的困難性。

而且部分住民的轉換心態也會有,通常就是每個月都會要再轉介工作機會。部分穩定長期的工作例如是保全的工作或者醫院內的傳送、清潔等工作,粗工或者百貨公司的清潔工等等,也是有成功媒合的。

但部分是因為工作機會方面的限制也是有的,例如有些工作是要工作日的時數長達10至12小時,對於住民來說就會比較困難。

很感謝很多企業會主動到我們這邊來尋找工作人力,這些企業原本就對我們住民有一定的認識,那媒合的機會就比較大;或者這些企業提供的工作比較基層,平常也比較難找人,就會由我們這邊推薦住民前往工作;那我們這邊也有好處是我們人也多,如果臨時有人有事無法繼續做,我們還可以繼續推薦別的住民銜接。

有些是因為工作能力的需求比較沒有太多要求或限制,例如粗工的工作是同一時間需要大量人力,但並沒有人力資格的要求,同時這些工作在外面可能就較難找人,但到我們這邊人力比較充裕,甚至有些比較大型的建案可能還會提供住宿的機會,工作期程也比較長,對於住民來說是個很好的工作機會,薪資的收入也會很穩定,甚至工作一兩個月之後還會有升遷的機會。

IMG_6741
供應餐點是協會很重要的一項工作

IMG_6738

 

Q7:協會除了與勞工局、社會局等政府單位合作,試著解決街友問題,是否還有其它民間單位與社會力量的協助?
A:我們非常需要其他單位來協助輔導諮商,物資方面也會跟台中市政府食物銀行合作接受食物銀行很多幫助,我們有時候接受各界捐贈的物資過多,我們也會捐出給食物銀行或其他單位互通有無。

物資方面例如膳食、居住、衣物等是來自社會局,另外還有勞動部中彰投分署每年會有一至兩次大型的活動來協助街友朋友們就業機會;那還有地方法院地檢察署也會來跟住民朋友宣導一些基本的法律知識。

Q8:是否有輔導街友入住的一些困難點,或者來自公部門的一些壓力呢?
A:後火車站地下道一直貼有禁止街友進駐的標語,過去也常聽聞有警察驅趕街友的行為,但站在人權的立場我們希望可以給街友有自由選擇居住空間的人權,只要不影響他人,會希望社會局或警察局可以通融讓這些特別的族群在當地生活

當然,地下道是公共空間,對於車站的公共觀感也是我們要注意,這對我們來說的確是兩難,我們也是有考慮到附近補習班學生或者夜歸婦女的心情與恐懼;但部分患有精神疾病的街友如果沒有攻擊他人的紀錄,我們也沒有辦法將他們強制就醫,所以我們通常是多加關心、多跟他聊天,或者希望由親人勸導帶回,希望他們回到原本戶籍地或原本生長家庭的溫暖。

Q9:協會附近的居民對於街友服務的看法?
A:協會周邊的公益機構如果對街友有所接觸,觀感都會逐漸改變;但附近的居民因為不瞭解,反而對街友的印象很難扭轉。

幾年前台中縣市合併初期,過去台中山線的豐原、石岡等地,目前都變成台中市,街友人數反而都挪到台中市的機構來。這就造成了台中市的居民認為街友收容中心的人數增加了,會造成台中市的地價、水準降低等等,還不時有人跑去市政府抗議呢!

這幾年是比較少了,我們也很努力跟當地鄰里長、跟鄰居打好關係,不定期我們就號召街友住民們一起去掃街,希望可以改變鄰居對街友的觀感,以為街友都是治安或者髒亂的代名詞,讓大眾都可以看到街友很有心也想跟社會好好互動。

Q10:協會長期提供街友福利,會不會有街友對協會產生過度依賴的問題?
A: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依賴性,縱使是習慣雲遊四海的街友來說,也同樣有依賴的心態。甚至街友會習慣越來越多的物資協助,還把物資拿去變賣換現金,還蠻聰明的!

有時候我們提供的睡袋價格比較高,他們拿到後會立刻轉手賣出,再去別的機構申請,這些狀況都挺常見的。有些冬天衣物比較厚重,到了過年後天氣回溫,他們就立刻賣出,生活也挺有效率的。

我們這邊主要是服務短期安置,大約是三個月就要回歸社會的街友們,一方面減輕依賴,二方面也不讓街友投機取巧,去年冬天的免費外套拿去賣,今年冬天又來跟機構申請,這是我們不樂見的。那街友朋友們進來機構如果都能夠按照我們提供的生活與工作規劃期程,三個月內要有穩定工作與住居,自立並不困難。但如果真的有困難,我們也會幫助他們延期續住,這個沒有問題

但這裡並不是老人院,有些街友只想來這裡養老過完一輩子,每天就依賴機構,這不是我們要提供的服務。

Q11:擔任社工以來讓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在擔任社工的過程中曾遭遇的困難?如何克服這些困難?
A:這可以分幾個不同層面來說:機構的角度、跟公部門的合作角度、擔任社工的角度、跟街友互動的角度。

站在機構的角度來說,其實街友機構的設立在各縣市都是困難重重,獨棟的可能還好一些,如果跟鄰近的大樓是有接觸的,住戶的反彈會非常厲害;幸好我們這邊當初起建的時候正好面臨921跟SARS期間,房價不景氣,大家多少有點共體時艱的想法,就比較不那麼對我們感到反彈。

前一陣子市政府也想在自由路再成立另一個街友服務中心,就因為當地居民反對,里長也被迫出來抗爭,就沒辦法在該地成立。

任誰都想要高素質的好鄰居,但街友的確是身分很特別的一群人。周邊居民不要反對我們、不要驅逐我們其實就已經很難能可貴,平常活動或者年前來支持我們的狀況是比較難的,那我們至少可以約束我們的住民朋友基本規定就是每天要洗澡,衣著盡量整齊,外出走在路上其實也跟一般人沒有甚麼不同,希望可以盡量降低附近居民對我們的負面觀感。

其實反觀有些長期在公園居住的街友朋友們,其實清潔就無法做得這麼好,看起來就有點髒汙;但這些街頭朋友們大多隱身在他們原本生活的社區角落,目前比較少見。

跟街友之間的相處,也是要很有手腕喔,畢竟這些人的身分相同但是性格、生活習性卻是完全不同。遊民流浪的性格很難被改變,如果他就是喜歡雲遊四海我們也是很難要求他們一定要來街友中心生活,畢竟我們這邊有些強制的規定,例如每天幾點熄燈、每天要洗澡…

還有些特別族群是一些更生人,他們很怕黑,甚至會覺得就算這裡提供吃住,但是定時會熄燈,讓他們感覺害怕,也都會增加輔導入住的困難性。

如果過去也已經在街頭流浪一陣子,要讓他們入住或者要主動幫他們媒合工作機會,都是比較困難的。

另外還有一些外地來的派工,為了節省住宿費用,也會考慮來我們這邊借宿,為了考量他們在街頭生活也不容易,我們也會接待這些外地的派工。

另一個很困難的考量點在於很多企業缺工,但看到街友要找工作,他們也不願意聘用街友進行工作。

還有我們機構內部的徵才困難,畢竟大家還是會擔心,而且很多社工都是女生,對於直接服務街友,有時候會有攻擊性或需要半夜進行街頭拜訪等,還是必須多加考量。然而男性社工要來服務男性街友,這也很難找到這樣的服務人才,社工大部分會願意服務老人、服務一些病友,但相較之下服務街友的人數還是比較少的。

擔任社工其實不容易,我們社工服務人員大多需要一些宗教的力量來支持我們,因為長期跟這些特殊的族群相處,我們一定是定期需要充電,才能繼續有力量來輔導這些街友朋友們。

印象深刻的案例很多,我碰過一個過去曾任國會助理,後來卻變成街友的個案,是因為生病過後判斷思考能力下降,跟家人之間也有一些訴訟問題;另外我也曾輔導過一個過去吸毒的個案,剛出獄之後我們發覺他的就業意願很高,他也努力想要找工作,正好我們也正好跟台中醫院媒合到一個院內傳送文件的工作機會,他就從當時一直做到現在都非常穩定,讓人感到非常欣慰。

當然會遇到一些曾經混黑道的,習慣指使別人或使用暴力的,我們都能夠尋求相關單位的支援與輔導進入。或多或少都還是在過程中有遇到困難,但是都能夠請相關單位共同幫忙。

有時候比較困難的是跟政府的補助款的申請,可能到了年中或年尾會出現一些補助的限制或者砍預算的可能,畢竟每年的財政預算是不太一樣,每年我們收容的住民條件也不相同,因此可能最困難的是財政的支援系統的問題。

Q12:協會提供街友服務已十多年,能不能請您分享一下協會的中長期目標,或是協會對於街友服務工作的願景?
A:每個社工服務人數極限大約是20人左右,比較能夠符合管理的績效,但因為現在人數太多,會造成管理的困難與漏洞。

因此我們的階段目標為:
短期目標-建立好每個住民的個人資料,可以提供給各地社會局尋人,或者工作媒合系統

中期目標-宗教力量來輔導介入,主要還是在每個人的心,如果是比較自私不管他人的個性,這些要輔導成功自立的案例很少;如果本來就是人際關係還可以的個案,就可提高成功比例。

長期目標-成功降低街友人數,例如將其他疾病的個案轉介到醫療收容中心、失能的轉介到該去的機構,我們就專心服務街友身分的朋友。這才是比較專業且專心的負責態度;那供餐的部分我們也希望朝向服務50人,並且會完善地做好個案管理追蹤,希望這些住民可以獨立生活,獲得低收入戶補助,自行租屋生活。輔導成功穩定的個案,也都可以脫離機構的協助,回歸社會常軌才能夠真正回饋社會,而不是一直從社會領取資源,這些都是長期服務的目標,必須階段性地按步達成。

IMG_6697
志工師父在協會講道
IMG_6700
宗教力量可以成為街友們的安慰及幫助

 

採訪最後,我們也邀請黃社工一同響應角落微光的公益藝術攝影行動,為街友發聲。

IMG_6736

IMG_6763IMG台灣有充滿很多正面能量的角落,我們將陸續採訪刊出。城市隱者計畫的目標”絕不是” 要無條件的提供協助或取代社福單位角色,我們希望能夠讓有心想改變的人有個機會跨出第一步,能夠再次開啟自己人生的旅程。

雖然這將是一段充滿艱辛的過程,但角落微光更希望展現的是,現在的台灣社會,還有一群人會努力地讓這些隱者看到角落的光芒。

街友發聲【Do You see me? 公益藝術攝影行動】

沒有留言

留言(用FB或GOOGLE帳密直接登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