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學堂專題系列 最終回] 街頭危險、家裡沒人? 孩子們,來麋鹿學堂上課吧!

584

 

對於經濟弱勢家庭的孩子,角落微光已經找到或許並非唯一解,但可能是最佳的解決途徑,就是找到適合的老師,讓需要的孩子來上課學英文,在非以升學為唯一目標的麋鹿學堂中,讓孩子找到安穩的避風港,讓英文的歌聲與笑聲溫暖孩子的心。

家,未必是溫暖的避風港

據內政部統計,台灣學童從放學到晚飯這段時間,「回家沒有大人照料」及「自行處理」的兒童比率約占所有學童比例將近一成左右,若再加上家中監護人無法以國語教導下一代、也無力送課輔班的外籍配偶子女,台灣每十個孩子,就有一個「浮萍兒」

內政部兒童局調查,目前台灣有高達36萬兒童生活經濟匱乏,屬中低收入戶。在這之中竟有超過10多萬名兒童過著高風險生活,他們多來自貧困、單親、外籍配偶家庭、原住民、隔代教養等高風險家庭。

父母因沒有能力供他們參加校外課輔班,也無力在下課後好好陪伴,導致許多孩子放棄學習,在外遊蕩,流連不良場所;隨著孩子長大,問題也會跟著變大,未來甚至將成為影響國家競爭力的因素之一,極度需要社會關注。

street-children-billboard

 

教育 直接影響國家經濟力與國際競爭力

2015年,諾貝爾獎得主也是經濟學家赫克曼(James Heckman)針對台灣的教育與國家經濟問題指出,「就台灣經濟及教育問題,尤其是針對社會弱勢兒童的教育問題,政府應該採取必要手段,讓弱勢兒童在一開始就有機會接受最好的教育,以防止在成長過程中的教育落差。」

secondary school pupils in class sb10069478p-001.jpg

值得一提的是,他過去長年以經濟學的角度來檢視「教育不公」的議題,投入黑人家庭、弱勢學童教育、學前教育教育間的關係,並曾經發表宣言:改善教育不公平。

赫克曼主張「赫克曼方程式」,依據一向長達40年的研究結果,說明國家投入弱勢家庭教育的資源支援,約以平均每個小孩4歲時花的一美元,到此人65歲時,將會產出60-300美元不等的價值;這些人的薪資相對比其他相同背景的人高、犯罪率更低、使用社福資源的機率低。

換句話說,對於弱勢孩童的早年公平教育絕對是一項成功的全民投資。

 

英文,幫助弱勢孩童出頭天

教育部的攜手計畫與夜光天使點燈計畫行之多年,內容也相當豐富,特編國英數等教材,希望在孩子的課後時間可以追趕學業成績。然而,我們調查發現,許多國小學校在原有教學時數編制中,就面臨教師員額不足的現象,放學後的攜手與夜光天使等點燈計畫只能招募校園周邊的退休家長、或大學生到校內任教,這是否對孩子的英語學習有實質的幫助,或只是成了另外一個校內安親班?

國文跟數學或許還好,但我們怎麼能夠期待學生的英文在這樣的環境與師資獲得有效的進展?  課後教學的績效考核依據是甚麼?  我們不質疑這些計畫的存在與必要性,但卻擔心這是否是教育部的另一個詭計,讓優者更優、弱者更弱,用一個課後的攜手計畫或點燈計畫,來告訴大家"沒錯,有些學校可以偷跑從小一開始學英文、有些學校還可以聘請外師教學,做不到的學校我就為你做別的安排,但你永遠趕不上那些優秀學校的學生。"

甚至部分學校,眼見校園內有許多學生課後去處不明,但卻因師長們時間有限,在不得以之下只能放棄教育部的美意,而導致無法申請或校方拒絕申請這些補助計畫。學校教師下班後為了自己的家庭而努力,這是無可厚非;但那些需要"被點燈"的學生們,仍然在26個字母背不全的苦海中浮沉,教育部可曾了解?

 

何謂弱勢? 弱勢就在你身邊

去年,中國時報專欄寫道:「弱勢生難上台、清、交等頂尖大學!弱勢生因為家裡提供的資源較少,在學校學不好,也無能力去外面補習,在升學上常比不過社經地位高家庭的小孩」。林內國中校長則提到,學校有320位學生,約4成來自單親、隔代教養或外配家庭;有2成學生連英語26個單字都寫不齊。

按照教育部教育優先區的地區指標畫分,可以看出弱勢家庭的劃分指標:隔代教養家庭、外籍配偶家庭、親子年齡差距過大、單親家庭…;而弱勢學區的指標劃分則是依照距離市中心的交通遠近以及每天公車的班次都是區分指標。

換言之,舉例台中市南屯區黎明國小跟台中市新社區新社國小,同樣在台中市,卻是被歸為一個是城市、一個是偏遠地區──也就是所謂的城市與偏鄉的差異。

根據教育部公布最新的公立國小校園師生人數比例,在2014年統計數字已經高達13,也就是平均公立國小校內的一個老師要照顧13個學生,如此懸殊的人數比例之下,我們怎能要求每個老師能夠顧及那些學習進度落後的學生? 我們合理地推斷,每個教師只能照顧學業成績優秀的3-5個學生,也就是大約有8-10個學生是被老師所漠視、甚至遺忘的

五都之中有許多私立國小自小一就開始全面的雙語教學,眾所周知英文的重要性,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在教育體制之外,另外提供多一點選擇,給那些原本就缺乏足夠英文學習資源的學童,這就是麋鹿學堂出現的原因。

 

Depressed Kid
給一個希望,共織美好未來藍圖

如果國家在教育系統做不到所謂的公平教育、也無法好好照顧每一個學生,就應該要由民間來協助補足。全球國際競爭力已經將英語能力列入一個重要指標,我們也不樂見國家對於教師編制不足、課後補救教學也無法全面執行公平教育的傾斜景況。由民間來提供適當的教育機會,提供免費的教學資源給所有需要的學生就成了當務之急。

我們做過許多調查,發現英語語文補教學校(補習班)普遍提供三種課後照顧:安親班、課外加強、升學導向約莫是這三大類的課業輔導,同樣都是所費不貲。

面對家庭經濟狀況不佳的孩子上門,許多善良的補教業者會針對安親的部分作出減免,但減免的幅度大約是優惠20-30%的價格;對於課程教學的部分,教材費可以稍作減免,但大多在學費的部分則是無減免。對於家境貧困的孩子,對於薪水必須花在食衣住行刀口上的家長來說,這樣的減免優惠依然沒辦法減輕家庭經濟的負擔、成為昂貴教育費用的喘息空間。

 

麋鹿學堂 未必是唯一解,但可能是最佳解

外籍老師的補習班,學費太貴;安親課輔的大雜燴班級,沒有學習成效;只注重升學的補習內容,孩子依然跟不上也不開心……

角落微光看見了弱勢孩子以及國家與社會發展的需要,我們特別開設了一系列麋鹿學堂課後英語班,分為兩種執行班別,希望造福更多具潛力且願意學習的孩子,共築他們未來的美好盼望、更能夠讓家長們無後顧之憂地安心放心地,毫無經濟壓力地讓孩子學好英文。

班別一內容

台中市中區開設免費的英文專班,教授內容為唱唱跳跳單字記憶法、用藝術教學活化英文學習
人數 10-15人,國小中、低年級學生
授課時間   每周兩次,每次兩小時
條件 家境清寒,願意學習英文,程度不拘
教師   海外留學歸國英語教師、外籍英語教師
學費 完全免費

班別二內容

在全省尋找可以增加愛心名額的補習班,做到真正的攜手扶持計畫

意向確認:角落微光尋找有合作意願的英文補習班,確認補教業者與授課老師有合格證照、立案證明及接受原有班級每班增列1-3名學生加入的熱誠,簽訂合作聲明,針對本計畫的持續性、專業度以及針對學生的熱心付出進行確認。我們也編制雙方合作意願確認評量表,提供給授課教師或補習班業者在合作前深入討論並進行意向確認。

不論哪一個班別,角落微光負擔部分為:角落微光的責任在於尋找需要的學生負擔學生在教學之餘的其他成本支出包含教材費、交通費及相關保險)。

我們還注重績效評估: 我們參考美和科技大學黎瓊麗副教授針對國小學童的英文學習動機量表,編為學習興趣量表來評估學習效益以及學生的積極度。如果積極度真的不夠的同學,我們進行家訪與家長溝通,希望重新結合教育、家庭與社會三方面的力量,讓孩子在不受責備的前提下,感受到大家的期待與關愛。如果有些孩子的確是無法對於英文產生熱烈的興趣,至少已經給予為期半年的嘗試磨合期,我們也願意讓孩子往其他方向學習。

因為學習與情緒會互相影響,因此角落微光也負責與社工專業單位密切聯繫,確保每位學生與家長的共識是決心向學,希望這孩子不因其他外界因素而導致學習中斷。我們定期跟授課教師、家長與學生做關懷,讓家長知道在麋鹿學堂裡的孩子是受到平等的教育資源、更多人的關愛及社會溫暖的接納。

 

麋鹿學堂跟坊間補習班最大的不同在於,專業教師的授課內容絕非以升學導向為主要的授課內容,而是補充適量的生活用語、強化他們對於英文的聽說溝通能力與膽量訓練。課程中運用大量的律動與藝術方法進行教學,強化了學習自信心與自尊建立,讓孩子不但不害怕學習、更能愛上學習

麋鹿學堂促成的不但是學習成就低落、家庭生活較為辛苦的小麋鹿們能夠迷途知返,更能讓小麋鹿們重新感受社會的溫暖與浩瀚學海的天光。

 

我們希望這樣的教育運動可以給孩子多一個人生的機會,試試看社會的禮物是否正是孩子所需要的生命要素;我們更希望的是這股運動可以成為一股社會風潮,吸引更多對於教育有憧憬、有想法的同志們一同參與這個革命性的教育興起運動。畢竟,花費精神與時間在童年教育,總比未來花費更龐大的金錢在監獄上要來得值得。您說,對嗎?

 

我們歡迎教育界或者對於教育有信心、有熱忱的你加入我們的行列,在年幼孩子的心中種下一顆顆溫暖的種子,等待有一天發光發亮、成長茁壯。

歡迎聯繫 HELLO UK! 麋鹿學堂負責人  石小姐

EMAIL: fifis@hellouk.org

 

延伸閱讀

[麋鹿學堂專題系列一] 放學後,孩子去哪兒

[麋鹿學堂專題系列二] 弱勢學童英語力,有力還是無力?

 

沒有留言

留言(用FB或GOOGLE帳密直接登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