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者地圖讓我知道-自己的谷底,依然是很多人的天堂

2857

IMG_2638
文 : 角落微光創辦人Howard Chang

 

台北以南,只有更難

4歲時我父母離異後,我被送到保母家,過著沒爹沒娘在身邊的日子,一直住到小學三年,之後,成長之路起起伏伏,高中沒錢吃飯只能硬說自己不餓,晚上怨天尤人氣憤搥牆,時常翹課不回家,只因為回家不會比較溫暖。

數年後,上天垂憐,我終得溫飽之際,回頭看望,以為自己見過谷底,該是回饋鄉里的時候,還記得我第一次舉辦參加服務性營隊時,回程路上,眼淚狂瀉不能自已。

2015年,我和Verna在台中籌畫了角落微光開始了隱者地圖的服務(也就是英國的Unseen tours和台北的街遊),才知道,自己的谷底,依然是很多人的天堂,也因為在台中,強烈地感受到媒體關注度的差異,才知道,台北以南,做隱者地圖,只有更難。

角落,悲劇無時無刻上演

⌈我真的走投無路,所以剛剛去當了人頭⌋

當你聽到這句話,您的第一個反應會是? 一開始可能是緊張、猶豫是不是該報警、犯罪、罪犯?,然而,隨後迎襲而來卻是悲情。這位大哥現在是我們的學員,因為身體受過傷,需要大量時間平躺和休息,無法工作而開始了街頭生活。街頭生活,每日都在生死之間擺盪,他住在一棟極度荒廢的建築物內,內部就是社會底層的真實縮影,骯髒,混亂,複雜,味道難聞,門窗皆已經碎裂,對外,令人擔憂能夠抵擋多少風雨,對內,讓人疑慮能否阻擋人性之潰散。

家訪時,見到大哥的小天地,就地上一小塊,看的出來有打掃整理,顯得特別不同,這表示他尚未放棄自己。他告訴我們,他真的需要一份工作,一份可以求溫飽的工作,這是一個卑微的情求,我聽到後,肩上,卻是無比的沉重,我們不僅擔負著一個人的三餐,更是他全部的生命! 我心中無法想像,當人頭的下一步會是甚麼? 如果隱者地圖的計畫失敗了,我們和他們該怎麼辦? “我們會盡全力地” 我心中這樣自己期許著。

他們,比很多人都還要努力

隱者地圖2
隱者大哥在戶外導覽課認真記筆記的模樣

隱者地圖現在有12個學員,上課出席率維持在9成2以上,這不僅顛覆了外界很多人的想法,更讓我們頗驚喜,事實上根據統計,超過88%的遊民最擔憂沒工作而不是不想工作,過年前甚至有兩位隱者大哥要上課前相約去圖書館找資料,讓人好生欣慰。

又或,大家看我們首頁,有個影片的最後一段,您會看到一位隱者大哥的背影,他總提著兩袋東西,這兩袋就是他的全部家當,據夥伴說,他每次都提著兩袋來上課,每次都到,沒曠課過! 有時候上戶外課時工作夥伴說要幫他提讓他專心上課,他仍堅持要自己拿著,兩手沒空著還要做筆記。還有位獨居的隱者大姐家裡的熱水器早就壞了,一直以來,她都是洗冷水澡過活,就連寒冷的冬天也是。

人生都起起伏伏,但有幾個人曾經到過這樣的谷底,當你的全部人生只有兩袋,你是否還會這樣全力一搏? 而如果要您把您自己的人生裝進兩袋,您會裝進甚麼? 手機、筆電、信用卡、家人照片、衣物、錢和日常用品? 到最後,夜晚淒風繚繞,天地為家,最無法裝進去的,會不會是已被日久消磨的志氣?

很多隱者其實平常有些臨時工的機會,來上課會面臨到機會成本的問題,導覽課程是培訓課程,但不保證就業,也不保證收入,但他們還是來了,我們心裡滿是感謝他們的信任。

社會投資,共好共立

 

創造社會和諧-01-02

隱者地圖的計畫是一種友善的社會投資,我們聘請專業且熟稔人文歷史的台中教育大學黃慶聲老師,每周兩天給隱者上課和練習導覽技巧,導覽服務上線後,遊客得到的是專業且深度的台中市中區的導覽服務,每兩小時300元,隠者可以得取營業收入的60%,而角落微光收取40%的營業收入會用以支付人力和相關費用。

這會是一個從我們到隱者到政府資源到社會都好的共好共立計畫,彼此互相幫忙,過程中沒有社會捐款,沒有政府補助,降低政府社福開支,減少社會資源浪費,不僅沒有造成社會負擔和一般民眾困擾,還可協助隱者自力,減少潛在隱者的產生。

更重要的,這個計畫還可以擔任穿針引線的觀光效益,勾起中區老城區的美好回憶,吸引舊客回流,串起現有知名景點,吸引新歡入城。

從此,隱者已經不是個累贅,會是個好市民和跟民眾共好共立的好夥伴。

微光,改變的開始

隱者地圖3

「隱者地圖」- 只是「看見城市隱者計畫」的第一步,未來,我們相信有更多隱者需要幫助,角落微光希望藉此帶大家一同了解社會底層人士找工作的困境,盼望在這個城市、這個社會建構出一個友善對話,互相了解的平台。

一開始這個計畫只有Verna一個人全職投入,但當我們越加深入,需要的人力就越難以想像,例如我們除了提供專業培訓課程,我們也對每位隱者做深度家訪和長時間的對話,我們和隱者之間不是上游和經銷商的角色,不是沒有輔導沒有培訓和隨時可以置換的關係,我們和他們是專業上的好夥伴、是互相關心的好朋友。

目前我們的團隊還有上月的投入,加上年後即將投入的第三和第四位同仁,分別是Fi Fi 和Peggy,還有周遭朋友的常常支援,雖然前輩早就曾跟我提到這個專案辛苦和長期虧損的機率,但這虧損增快的速度實在出乎意料更日益加重到難以負荷,更不要說夥伴需要周末加班犧牲和家人朋友相處時間,自掏腰包支應行政支出,下班可能還在各大廢棄建築中徘迴。

這不是一個施捨的計畫,許多捐贈,各非營利組織早已執行多年,為了社會資源的均衡,何須錦上添花。也因此,我們相當友善和保守地使用社會資源,許多文字教案整理,美術設計編輯全部都自己完成,沒有尋求志工協助,而這樣卻讓我們不論在經濟上或生活上,已到了影響正常生活的困境。

我們認為,隱者地圖是一個專業的導覽服務,對隱者來說是個職業是項尊嚴,更可能是隱者們生命的全部,對遊客來說是種旅遊是個回憶,對社會來說更是美好且良性的循環,也正因為此,我們撐著,挺著,盼著,咬緊牙就是要推動改變的開始。

曾有篇文章寫道「所謂的進步的城市,是多少苦難不公平堆積的總和」。我們不能說所有苦難都來自不公平,但你是否同意一個偉大的城市往往建構在最卑微的力量之上? 一個城市要發光發熱,需要累積多少血汗淚水? 社會上還有許多人過著我們無法想像的生活,需要你我一起以同理心給予正面的力量,我們相信改變需要付上代價,然而改變一定會發生,而且就是現在!

若您對「隱者地圖」有興趣,請按此對本計畫了解更多

沒有留言

留言(用FB或GOOGLE帳密直接登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