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者生命故事-江大哥

998

他曾經失去了某一片天空,如今他用說故事來回憶

DSC_7593
攝影/江振聲

 

曾經差一點就要成為飛行員的江大哥現在的身份不只是獨居老人,而是隱者地圖的導覽員。

江大哥是隱者地圖裡最年長的導覽員,年逾70,曾在台中清泉崗空軍基地(CCK)服役多年,專長是修理飛機,興趣是踢足球。在美軍還駐紮在台灣的那個年代,正是江大哥的青春年華。

有次,江大哥跟我們提起剛開始接受培訓時是為了要成為飛行員,陪訓了好一段時間,也曾飛過幾次。飛機之外,江大哥的摯愛興趣是踢足球,當守門員。他說「有ㄧ次比賽時被韓國的隊員踢傷了額頭,留了滿頭血,縫了很多針,你看,在這裡…因為這個傷,後來就不能開飛機了。」 無法繼續飛行的江大哥後來轉為地勤修飛機,直到現在,每每談到飛行受訓的經驗江大哥還是忍不住情緒激動、眼眶泛淚。這是我們認識四個多月來,第一次聽江大哥說起這件事,過去我們只知道他年輕時的工作是修飛機,但不知道他原來最初的志願是成為一名飛行員。

認識了江大哥一段時間以後,發現他的自我要求甚高,個性要求完美。他會希望熟記老師提供的文史資料,包括景點年代與相關人物名稱,他都自我要求到滴水不漏的地步,但畢竟他已進入耄耋之年,記憶力自然有衰退的現象,我們怕造成他太大的負擔,經常告訴他不需要背下所有內容,有次模擬導覽解說時還得故意規定他「這一次你不能再背年代了喔,說了就要扣分。」就怕他給自己太大的心理負擔。要求完美如他,卻也是隱者當中最缺乏自我肯定的一位,無論我們如何稱讚他的表現,他永遠都是搖著頭說自己不行。

R0022146
攝影/江振聲

 

角落微光的志工形容江大哥是「時代洪流中的翩翩君子」,他不喜歡平白無故接受幫忙,但對其他隱者夥伴卻是關心有加,在隱者地圖當中是大家的老大哥。他說話斯文有禮,不說話時看起來也像在沉思。對於這個城市,他也有自己的看法 : 他欣賞日治時期的建築之美,認為政府應該活化中區的閒置空間,對每一個上任的市長有他的期待。獨身的江大哥似乎很懂得照顧自己,他規律地過著每一天,在協會、教會等慈善機構用餐,擔任志工,沒事時喜歡去圖書館裡找資料,而他對知識的渴求也影響了其他隱者,他們會相約一同前往圖書館。

隱者地圖試營運那天江大哥默默地預備了好多東西,頭上戴的鴨舌帽、手腕上的古老手錶、還有手上那只白手套,這些物件都鑲著他在空軍基地的珍貴回憶。我們問「江大哥你為什麼要戴白手套啊?」他回答「因為一來我指著建築物的時候大家可以看到我手比的方向,二來是因為我們以前修飛機之前都要戴上手套才能摸那些零件。」聽聞此,真是枉然大悟,原來細心的江大哥已經把修飛機的專業態度帶到導覽工作裡。不只如此,他還準備了一本過去的照片集,裡頭是他過去踢足球以及和家人合影的畫面,而遊客就在老舊的豐中戲院前面看著江大哥的老照片,聆聽著他的舊回憶。

DSC_7568
攝影/江振聲
DSC_7572
左 : 在台中車站內的擦皮鞋師傅黃藤旺。攝影/江振聲

 

只要一談起在空軍基地服役的往事,江大哥就可以滔滔不絕地說著,彷彿那些記憶未曾退去,還狠狠地留在他的腦海當中。但有幾次,他卻又低咕著不願提起,這讓我們百思不解,經詢問才知道曾經這麼渴望在空中翱翔的江大哥一直覺得自己的生命處於低潮,原本家庭環境並不差不料也是921的受災戶之一,房屋遭毀,經濟陷入困頓。對比當年的同事都已經過著安享天年的生活了,孤身一人的江大哥卻失去了豐裕的晚年生活及那一片天空。

在江大哥的額頭上還清楚地可以看見那道傷疤,在他的心中,不能成為飛行員可能是一個遺憾,但如今,他努力地成為一名說故事的導覽員。帶導覽時他曾說「請叫我小江,因為人生七十才開始,所以我現在還很年輕。」

    「沒有人只因活很多年而變老,人們因放棄理想而變老。你如同你的信念般年輕,如你的疑慮般年老;如同你的自信般年輕,如你的恐懼般年老;如同你的希望般年輕,如你的絕望般年老。」
– 道格拉斯‧麥克阿瑟 (五星上將)

請用你的溫柔,幫助江大哥翻轉人生。
江大哥目前為「青春倒退嚕」的導覽員,如果您想以實際行動支持他,可以線上預約他的導覽,幫助他自立生活。

沒有留言

留言(用FB或GOOGLE帳密直接登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