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忘記微笑去面對的人生-隱者地圖林大哥(順福)

1405
隱者地圖_順福
總是咧嘴而笑的林大哥_攝影/江振聲

本篇作者:「隱者地圖」志工-溫馨

順福,是林大哥幫自己取的綽號,順利又有福氣。我一直在想該怎麼寫這一路認識林大哥的故事?我該怎麼描述才能既不矯情又確切地傳達出這份情感?
這份隱者大哥大姐們所帶給我,尤其在林大哥的身上,直率與真誠的情感。

隱者地圖培訓初期,我們志工是擔任陪讀的角色,陪伴接受訓練的隱者們一起上課、作筆記、整理重點等是主要內容。角落微光會替志工們分配主要陪伴的大哥或大姐,原則上只要志工人數夠的話,至少希望是一對一的陪讀,希望上課的效果能夠事半功倍。

第一次見到林大哥時,我晚進教室約莫二十分鐘,找到擺放我名牌的位置就趕忙入座,林大哥看見我坐在他旁邊沒多說什麼,只是將講義推到我面前,接著開始解釋他上面寫的筆記是什麼意思、剛剛黃慶聲老師是怎麼講解這些部分。我立刻感受到林大哥是位個性很可愛的叔叔,他用不算清晰流利的口條,認真的向我解釋著,而我也努力去理解、邊聽邊發問的適應林大哥特有的表達方式。

我時不時會想起上述的畫面。

成年之後,被耳提面命的提醒對於剛認識的人要稍微有些防備心,事實上,我自己也會跟初出社會的年輕弟弟妹妹們這樣的叮嚀。可是那天的初見面,我跟林大哥,原本可能毫無交集的兩個生命,在冬日的午後、有陽光灑落的中區再生基地教室,因著同樣的目標,我們都願意試著主動靠近、敞開心去感受對方發出的善意,或許,是我們已經隱隱地意識到,這個空間是可以放心這樣做的,這樣立即的感動,我想,正就是角落微光。

過年期間,各處舉辦好多場公益尾牙,是大哥大姐們忙碌又開心的趕場時間,林大哥也不例外,喜歡吃糖的他,經常隨身帶著小包的零食,而尾牙現場發放的喜糖,他更是每次都歡歡喜喜的帶回去享用。那段上課的時間,我才入座,林大哥會立刻拿給我好大一把的糖果,我問他,給我這麼多而他又這麼喜歡吃糖果,自己還夠吃嗎?他都邊咀嚼著糖果邊笑著說:「夠夠夠,我都有在吃啊,我拿很多!」

某次黃老師戶外導覽講解課,路上林大哥又把最近拿到的糖果大把的塞給了我,這時他瞄到走在後方的我妹,喃喃說著妹妹也要,於是毫不猶豫又從口袋抓出一大把,放在我另一隻手掌上,然後把我兩隻手掌當作秤,仔細的目測。
林大哥說,兩個人的份量要一樣才公平,便在我左掌心上再補幾顆糖果,我哈哈大笑的回應想轉移林大哥的注意力,因為我好怕林大哥突然抬頭看我,正熱淚盈眶的我,雙手拿滿糖果無法迅速且不著痕跡的抹眼睛。

如同林大哥,隱者大哥大姐們跟多數的人相比,物質方面擁有的不多,卻是盡力將能夠分享的提供給身邊的人。這個社會把我們訓練得不由自主地抓緊,而隱者們給的教導卻是『放』。捨與放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兩手握拳攥得多緊,張開手後發現都被自己捏成灰,風吹就散了,兩手空空,什麼也沒留下。

課程結束後的室內工作坊再搭配戶外模擬課程,是另一關新的挑戰。不僅是台風的訓練,隱者們最難克服的自信以及伴隨而來的緊張感,對角落微光的人員跟隱者大哥大姊們,都是一門新的課題。隱者地圖相較於其他導覽,最特別的部分,是大哥大姐們在這兩個小時的路程中,在介紹文史建築的過程中分享著自身的故事,聽著這些人生歷練、看著眼前的隱者,隱者帶給遊客是親身的體悟,而遊客帶給隱者是心靈上的鼓勵。
說起來容易,要讓大哥大姐們排除心中障礙、自然而然談及過往,著實是件難事,角落微光的人員非常的用心,私下投入許多時間家訪跟接觸隱者們,親身去靠近他們的生活,建立真實的互信感,讓隱者大哥大姐們逐漸體認到他們的付出與幫忙的心,才終於一步步地卸下心防。

隱者地圖_順福2
林大哥在工作坊試講_攝影/江振聲

隱者當中最活潑開朗的副班長林大哥,也是到後期才娓娓道出自己的故事。起初的我其實逃避式的不想去探問,我看著林大哥總是咧嘴笑得這麼開朗,暗自在心中想著:「好吧,這樣也好。」,想像林大哥的眉毛因為講著過去的事情而變成難過低垂的倒八眉,我抱著鴕鳥式的心態不願看到跟面對這般落寞的林大哥。

所以我再次佩服於角落微光的人員的用心有多麼的強大,在我忙於研究所考試志工告假兩週之後,見到的林大哥已能侃侃而談自己的故事,關於美麗島時期被徵召入伍而改變的人生計劃,以及九二一大地震使得幾年在大陸做工的財產,全被波浪式的地層變動捲進地殼裡,埋進機器挖也挖不到的深處。

我常常誇獎林大哥心理素質真是我們旁人無能及的強大,總是樂觀正向的他跟我說過,重點在現在跟未來,過去的事就過去了,這些道理上學時老師都有說過啊。隱者大哥大姐們進入實習導覽員的階段前,必須接受老師們跟角落微光人員的考核,不同於其他隱者學員首次考核沒通過的落寞,我才跟林大哥說沒關係分數只差一點,正想接著安慰他時,林大哥立刻笑著接話說:「對啊,我分數只有差一點點,這樣下次考就會過了!」「沒錯!你只差一點點,再繼續加油就會過了!」

坦白說,林大哥本身的口條的確不如多數人來得流暢,不過遊客聽到的每句話、甚至是每個語詞,都是他私下不斷反覆思索而挑選出來最恰當、最有”創意"的用詞,當然,每位隱者大哥大姐們所投注的心思,全部都是一樣的,城市導覽員的身分,對於他們不只限於生存上的穩定跟溫飽,還有那份無法言喻的成就感跟自我肯定。

「我這樣說客人聽了才會喜歡、才會開心。」
「哇!林大哥你很棒耶,這麼替遊客著想!」
「這是當然要的啊,我是導覽員啊!」

私心說到整個隱者地圖我最喜歡的部分,是林大哥開始上街頭實習導覽(未開放收費的練習場次)之後,每次道別他都一定會問我一句:「我下週還有實習,啊妳會來嗎?」

所以我常常分享,在隱者地圖當志工,我從不覺得自己是在服務,我反而從老師們、隱者大哥大姐們的身上,吸收到許多無價的溫暖與真誠,想起隱者地圖,我就感覺到自己的雙手捧著滿滿的甜糖果,滿載而歸。

「風景和街道不是風景和街道自身,風景和街道,是你所願所能認識的風景和街道,認識就是一種愛,而愛需要時間。
一開始你以為你在跟蹤著什麼、記錄著什麼,到後來你才發現你無時無刻不在跟蹤自己,直到自己成為自己的幽靈。只有你才能看到幽靈,只有幽靈才會看到那些和妳這在同一座城市裡,卻不被看見的事物。 <浮光─吳明益>」

隱者地圖_順福3
工作坊片段_攝影/江振聲

林大哥(順福)目前為「後站人生」的導覽員,如果您想以實際行動支持林大哥,可以線上預約他的導覽,幫助他自立生活。

 

 

沒有留言

留言(用FB或GOOGLE帳密直接登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