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彼此在地圖上的位置 /角落微光-隱者地圖-台中浪行

328

合併版

角落微光-隱者地圖,正式上線已經兩個月了。

角落微光因為隱者地圖的關係,認識許多不同的朋友,這是一件在計畫起步前未預料到的驚喜,例如這篇文章當中所有的手繪畫,都是當時參加導覽的Mimi說哈囉,熱心的主動發揮所長想為隱者地圖盡一份心力,於是跟陳小姐討論畫風跟隱者的同時,不知不覺中,我們也漸漸認識彼此生命中的小故事,幸運的能夠變成一塊小拼圖,湊進對方生命中。

擁有家庭主婦跟業餘插畫家兩種身分的Mimi說哈囉,在我心中是位溫柔、心思明亮的姐姐,從她藉由照片畫出的隱者,更能夠得到這種感覺,畫作中眼神的對焦總是跟照片非常的接近,我似乎能想像得到,她看著照片,平靜而投入的想像當時的現場情況、讀著角落微光幫隱者們寫的文章,接著推敲他們在照片中的舉動。< 繪本 我的母親 > 是她第一本完成的繪本,因為對母親的想念和愛,創作出一本平淡中更顯動人的作品,用著溫暖的色調構圖,喜歡繪本的我,反覆看了幾遍,每次讀完眼眶總是泛淚。

我想她的母親肯定非常的溫柔,才教導出如此溫和且溫柔的女兒。

喜歡跟佩服這樣的人,堅定而溫柔的人:心中的思緒是清楚,同時態度又是柔軟的,願意隨時放下自己去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思考,因此他們可以創作出一個又一個會觸摸到你心臟的作品、寫出一篇又一篇撫平你心中皺褶的文章。

角落微光-隱者地圖非常需要這樣的溫柔。

小梅姐

小梅姐,是會讓遊客常常為之驚艷的導覽員之一,從容大方的講解態度、清晰的思緒。

大家或許很難想像剛開始培訓課的時候,小梅姐最常做出的表情跟反應,就只是害羞且靦腆的笑。小梅姐家有一個長型陽台,她會拉個板凳獨自坐在那兒看著窗外的巷道,在當上隱者導覽員之前,這是她一天當中跟外面世界最靠近的時候。

「父母去世之後,我不太想出門,幾乎每天都待在家裡,沒有講話的對象,所以剛開始當導覽員的時候,喉嚨很不習慣,一次要講這麼多話,現在我已經漸漸適應之後才發現,原來光是用喉嚨講話,也是需要練習的。」小梅姐說著自己當上導覽員之後接觸到很多遊客,感覺多了很多朋友。

雙親過世後的獨生女小梅姐,生活依賴性明顯比較高,她自己也常常說她都幾歲了,結果現在才開始學怎麼生活,真的是該如何是好,自我調侃的邊講邊笑。會有不少人質疑:「你們就規定她一定要自己去辦才行。」、「會不會是她自己太依賴人而不想學?」

角落微光同時與不斷的學習調整我們在隱者生活中的比例,我們絕對比任何人更希望他們能夠自立,理想的狀態是他們充滿自信且不畏縮的模樣,而不是趕鴨子上架或是緊迫盯人的方式。

在這瞬息萬變的世界中,或許聰明的人很重要,可是卻更需要溫柔的人。

像是小梅姐直到今年,才知道如何自己去區公所辦個人遺失證件、今年五月才開始使用人生中第一支手機(傳統型)等等,或許,我們無法全然的想像這種生活模式,但是可以學習去交換位置,給出更多的空間去回應他們想改變跟願意踏出關鍵一步的那份心意。

 

江大哥

江大哥,參加過他導覽的遊客都會驚呼江大哥本人很可愛,是一位非常可愛跟害羞的長者。

江大哥是家中的老大,從空軍官校的飛機維修科畢業,所以看起來溫文又謙虛的他,其實個性還帶些完美主義跟硬底子脾氣,越跟他熟悉之後,會發現當初因為踢足球時的縫疤而無法順利當上飛官,始終是他心中隱隱作痛的遺憾,他會時不時的想起一起受訓的好友,最後順利的翱翔天空,而自己被獨留的情境。

這個心底的陰影難免使得江大哥對於眼前的目標跟夢想,容易產生退縮的情緒,曾經近在眼前卻還是消失的夢想,讓他害怕全心的投入跟付出,到頭來依舊不是期望的結果,所以他會時不時說出:「我只是有興趣因為我年紀大了,可能這個我還是不適合。」,但是卻獨自拼命的練習跟筆記到深夜。

角落微光希望隱者地圖帶給隱者們,不只是生活上的自立,更重要的是閃閃發亮的自信。例如江大哥不再害怕講出自己的確切年齡之後就因為年紀的關係遭到拒絕、跟外界接觸的眼神不再因為心中不安而閃躲。

角落微光必要時得板起面孔督促:「不能再繼續這樣,你們要堅信自己的專業跟獨特,所以有些事情要督促自己,因為我們都熟悉你們,知道你們很認真,可是步伐可能還要再加快,否則外界看只會覺得怎麼一個月前是這樣,一個月後還是這樣?」,接著觀察每位隱者們的反應,私下轉為單獨的耐心溝通,假如有些事隱者們認為自己沒辦法這麼快做到或接受,真的沒有關係,不停強調公司絕對是開放性的討論,可以提供陪伴跟練習,看如何將隱者地圖調整到最好的狀態,角落微光才能適時的轉變為輔助性的角色。

 

每一位,願意主動來瞭解並溫柔釋出援手的民眾,每一次,角落微光都是由衷的感謝。

感謝你們願意在這份地圖上,放下自己原有的位置,換到隱者們或是角落微光的立場用心的感受,這實在是一件非常動人的事。

 

跟隱者們在街上的道別,我都會不停的叮嚀:「回家路上要小心喔!」當他們轉過身:「要小心跟平安。」看著逐漸消失的背影,還是持續在心中默想著。正因為見過每一位隱者眼神飄移的不安狀態,像是一個個易碎的陶瓷娃娃,望著別人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所以看著人潮中的他們,祈禱這個社會可以再給他們更多的空間,不要讓時代的洪流吞沒他們正要踏出的步伐。

 

江大哥2

小梅姐1

沒有留言

留言(用FB或GOOGLE帳密直接登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