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寐之城》一個連被子都能拿來租的國度

497

f_cities_of_sleep-still09

⌈ 人們說,若你看一部電影看到睡著,這電影要不很爛,就是很無聊,這不是真的。我一直都很喜歡在看電影時睡著,我喜歡那些看到一半睡著的電影,我到今天都還記得那些電影。夢境和電影橋段經常混在一起。我喜歡發現自己在一部電影裡醒來,那讓人覺得很有安全感。電影不應該只是被觀看的,電影院是一個家,是一個收容所。人們來這裡看電影,自在休息睡覺。⌋- 夜寐之城

夜深了, 總有些人無路可去。他們只能走在大街上,漫無目的走,尋找安穩的床,能夠好好睡著,能從《夜寐之城》摸黑的畫面,聽見狗吠,以及腳步聲,透過步伐的行進,看見一盞盞路燈的黃光打在大樹上頭,大樹的影子像蜘蛛網似的散落在地。蔡明亮的《郊遊》以李康生所飾演的無家可歸的人到處尋找,可以短暫一宿的家,就猶如流浪狗,身上的跳蚤像小小的針,戳落在夢的薄膜身上,對於夜,總總畫面的刻劃下,彷彿具有濕滑長滿青苔枯井的冷。

《夜寐之城》記錄著的印度,是連被子都能拿來租的國度。

導演訪問途中,聽見他們對此感嘆能掌握自己睡眠時間的人,就能掌握自由,我從沒想過,能夠有這樣的想法,但其實也對,不論是什麼身分的人,一旦能掌握自己睡眠,就如同擁有的自由。

成天為了加班而勞累的上班族,或是為了課業而忙碌的學生,誰能夠掌握自己的睡眠呢?誰不是為生活痛苦,磨損自己的睡眠,扼殺自己對於夢的想像,總是以像似以加減法的方式,加減自己寶貴的睡眠時間,關於未來,我們曾何幾時,就像流浪者,行經在無路可退的鋼索上頭呢?

我還記得角落微光的導覽員林順福大哥在去年還沒找到租的地方時,是住在橋下,去看他的時候,很難想像有人可以住在這裡,然而《夜寐之城》中卻看到一成群人沒有住所,窩在橋下,橋上通往的是大都市的各自忙碌的人群,底下卻有人開了電影院,電影院除了提供想像,還窩藏了他們對睡眠的想像,藉由電影中的情節,引領他們將現實的困頓推入夢的虛幻,兩者之間構成一面柔軟的牆。

這座橋在導演的訪問中,住在橋下的人提及,這座橋經常有人從橋上跳河自殺,橋下的人就會跳河去救人,畢竟這裡可是他們的住處,無處可去的人,在他們試圖與死亡通信時,跟著下去,為了拯救自己偶爾的好眠,或許在這樣的方式,得到一絲對於生活的救贖也說不定,我想起善良的林順福大哥,到了現在,他還是覺得自己不夠好,不夠健談,偶爾還是會忘記導覽的故事。

每次看見他在腳踏車的籃子,放滿寶特瓶,告訴我他要尋個地方,把水裝滿,看似簡單的行為,對於他而言,可能要奔波一座城市,在看完《夜寐之城》之後,我似乎對於林順福大哥的過去,似乎有了一絲的了解,對於他說偶爾睡不著,還是會想起的往事,無眠的大橋,擺動他的思緒,彷彿萬物的滋長,都有了擾動的可能,看見他轉身,將腳跨在踏板上,剩下逐漸離我而遠去的背影,我竟然有了,那一點點的清晰。

f_cities_of_sleep-still04
夜寐之城場景/ 圖片取自TIDF

參展與獲獎記錄

2016 TIDF亞洲視野競賽優等獎
2016 TIDF青少年評審獎

2015 孟買國際影展

《夜寐之城》將於2017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TIDF中播放,有興趣的民眾可前往觀看。

沒有留言

留言(用FB或GOOGLE帳密直接登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