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社會企業-角落微光的問與答

1068

關於角落微光的一些問與答:

1成立「角落微光」的背景

說到角落微光成立背景就要先提到Hello UK!網站,角落微光之所以能一成立就做那麼困難的計劃也是因為Hello UK!網站背後所聚集的能量。角落微光的創辦人也是Hellouk的站長-Howard Chang,他在2001 年時創立 Hello UK!論壇,直到今日,Hello UK!都是台灣第一大英國留學入口網站。在2006年時 Hello UK!招募了志工第一次舉辦偏鄉英語夏令營,同年以「英文種子營志工計畫」獲得第三屆keep walking夢想資助獎金,而得以到英國劍橋大學Judge Business School進修「社會企業」一個月,因此開啓了想要在台灣成立社會企業的契機。這之間Howard 忙於使自己的主業穩定,直到2015年才正式成立角落微光。

2企劃「隱者地圖」的宗旨

隱者指的是一群「城市隱者」,由街友、經濟弱勢的中高齡失業者、獨居老人等組成。角落微光訓練這些人,讓他們擁有一份技能,在這個城市成為導覽員、帶路者,民眾可預約付費導覽,導覽所得是六四比,其中角落微光取4成,6成歸給隱者導覽員,他們因此可以有一份收入,如果導覽預約狀況能穩定,他們的收入穩定,就能夠以此自立,靠自己的能力重回社會,不再只靠政府或社會資源生活。隱者本身有許多問題需要克服,要能達到自立的程度跟他們本身是否有自立的意願有相當大的關係。 當然這非常不容易,但卻是我們在努力的。

3與隱者們相遇的始末

我們先調查位於台中市服務街友的機構有哪些,像是人安基金會台中平安站、街友關懷協會、台中市社會局等單位,然後一一去信拜訪,將隱者地圖的培訓計畫跟他們分享,然後直接請機構推薦合適的隱者作為培訓對象,最後總共有12位隱者接受培訓。第一次在協會跟隱者們見面,向他們說明「隱者地圖」計劃的理念,確定他們有基本可以被培訓成導覽員的能力: 1.有自立意願 2.無重大疾病、傳染病及受傷 3.可接受集體生活或活動 4.願遵守規定,也確認他們是真的有工作的意願。第一次見面當然大家都很生疏,我們都是以「大哥」、「大姐」來稱呼他們,讓他們覺得比較親切,也拉近彼此的距離。透過一次一次的課程,彼此才加深信任感。最後通過導覽考核的隱者總共有六位,可獲得台中市社會局頒發的結業證書。

4導覽員培訓方式

我們聘請了本身也擔任導覽員的專業文史工作者來擔任隱者培訓的老師,主要教導隱者關於導覽地區的人文歷史故事。我們每周上兩堂課,一堂課兩個小時。

培訓流程為室內文史課>室外實地走訪>練習工作坊>模擬考>正式考核>實習試走。從開始至培訓完成歷時大約四個月。

每次上課時都會有志工前來,我們安排每位隱者至少有一位固定的志工陪伴。志工的工作主要為關懷、陪伴、補充筆記、幫助練習等等。

5為何選擇台中中區做「隱者地圖」?

決定開始做「隱者地圖」後,我們就開始調查台中市的街友分布情形,發現台中的街友絕大多數都集中在火車站周遭,也就是中區一帶。剛好中區的故事其實就是台中市的歷史縮影,這裡有從日治時期遺留至今的老舊建築,還有自清代保留至今的清古道,中區歷經繁華興衰,充滿著新舊融合的文化創新以及有形、無形的文化資產,每一條街道巷弄都承載著珍貴的記憶,這裡的故事之多,可能連台中的囝仔自己都不了解。其實我們團隊也都是台中人,但是中區的故事我們也是做了「隱者地圖」才知道的。

6關於台中中區的歷史與現況

中區的許多建物還保有日治時期的樣貌,像是台中火車站最早建於西元1905,首任驛長(站長)還是日本人,當時稱作「台中停車場」。在1908年時,木造的台中驛落成,這裡舉行了慶祝臺灣縱貫線通車的「汽車博覽會」。在商業娛樂活動聚焦在台中西屯區之前,其實台中人逛街吃飯的地方一直是中區,

根據老一輩的人說,以往的中區人潮只能用摩肩擦踵來形容 。這幾年,台中的執政目標都有一部分在強調中區再生,政府放了蠻多資源進來,民間團體也有很多深耕在此,年輕人也開始尋找並改建中區的廢棄老房子,所以中區這幾年也有越來越多年輕人進駐創業,有人做文創,有人開共同工作室,有團隊關心綠川環保議題,也有團隊關注東南亞移工族群,中區已經不再只是屬於老一輩的區域了。都更也將大幅改變中區的樣貌,例如鐵路高架化,現在的台中火車站將作為鐵道文化館使用,過去街友經常聚集的地下道有幾處也將停止使用。綠川開蓋也將使綠川兩岸發生蠻大的變化,東南亞移工假日喜歡聚集在第一廣場(今稱東協廣場),這裡開蓋後對於東南亞朋友來說也會發生很大的改變,其它像是建國市場遷移,舊有鐵道希望規劃成空中步道等等,其實都和台中人的生活息息相關,中區再生已經是現在進行式。

7「社會企業」到底是什麼?

角落微光自許在台灣成為最接近英國社會企業的公司,所以「社會企業」到底是啥? 讓我們先看看英國怎麼說。根據socialenterpise.org.uk 的說法,社會企業是一個基於社會服務或環境改善為目的的生意,他需要有很清楚的社會理念。我們先不要講得太複雜,其實以下這三點就是社會企業的定義了,
a)
期盼透過販受服務或商品以取得全部或部分收益,而非仰賴捐款
b)
為了改變而設立
c)
有很清楚的利潤處置規範(英國為35/65法則),並要求將這些收益再投入社會服務。英國的規定為最多只能分配35%的可分配利潤給社會企業的股東,稍微有點商業概念的人算一下就知道這真是不容易。如果想要在瞭解深一點,可以在角落微光官網查詢到蠻多文章在探討社會企業的定義。

8台灣「社會企業」的現況與未來

臺灣現在以「社會企業」創業儼然是青年創業的熱門選項,尤其對很多小企業和新創公司,只要跟小農/遊民街友/弱勢/綠能環保掛上邊都能自稱為社會企業,雖然有點混亂,但多少都是件好事。不過,也讓人不禁無法不注意到越來越多一些看起來很微妙的社會企業, 更令人憂心的,這些企業把社會企業當成營利的良機,良機在哪? a)免費志工,可以節省人力成本,沒有利潤處置規範,收入可以全拿 。b) 捐款,一般(除非是非營利組織轉型)比較少見,因為法令有規範,但是贊助就可了。c)好名聲:「社會企業」一詞是很好的行銷工具。

台灣常看到很多文宣或宣傳把社會責任和社會企業混為一談,極端點來說,不是每個月捐錢給慈善單位或每天攙扶需要幫助的人過馬路就是社會企業,為何這個界線很重要,因為不定義清楚的話(在英國這牽涉到捐款,人力配置,稅務優惠,政府補助)企業就可以把商業活動說成是社會企業,然後現場本來有薪的工讀生都變成志工。界線如果不清楚,這不僅更可能會衝擊到社會大眾對社會企業的長期信任(這點目前最令人憂心)、優良的社會企業經營者、也會負面影響到一般商業企業的自由公平競爭的環境,這就是角落微光一直在倡議社會企業定義的原因。有些人會說「是不是叫社會企業重要嗎?」但反問那些人可以隨便把自己叫「基金會」嗎?

我們推斷台灣社會立法應該10年內也不會通過,故此,更顯得我們倡議的重要。

9隱者地圖推行期間遇到的困難與解決的過程

「隱者地圖」推行期間每個階段有不同的困難,因為我們也只有台北的經驗可以參考,但又要因應地域不同而有所改變,所以可以說各個階段都有不同的挑戰。「隱者地圖」正式上線後直接面臨的挑戰就是”市場”的考驗,這其實到現在還一直是最大的挑戰,市場如果需求不大,隱者很難自給自足,如果要問「那台中的市場大嗎?」以我們執行一年的經驗來看,這個市場還有待加強。

另外還有產品結構問題,「隱者地圖」基本上是一個以「人」為主的產品,所以隱者本身的狀況幾乎決定了一切,而這也是我們最難掌握的部分。譬如說隱者今天心情如何? 有沒有影響導覽的表現? 隱者的導覽技巧普遍缺乏控場與應變能力,這些都會影響隱者地圖呈現出來的整體表現。

還有商業經營問題,任何企業要想自給自足,需要有很深的成本控管概念,這需要有相當多的取捨。因此角落微光也不得不注重人力效率的使用,我們盡量讓隱者自己學習去處理自己的問題,減少公司的人事成本,並且讓隱者確切知道我們在做的是給他們一份工作,而不是憐憫他們而已,坦白說「隱者地圖」計畫有許多的隱形成本,這或許就是跟一般商業公司不一樣的地方。另外覺得比較困難的是如何讓社會大眾知道這個計劃很值得大家參與,我們盡量使用各種資源來增加曝光,譬如跟音樂家合作宣傳,或是曾經也跟勤美誠品綠園道和藝術家Ballboss的跨界合作,藉由跟不同面向的團體合作來讓不同領域的人認識「隱者地圖」。

另外推薦大家看看我們每個月公告的營收報告,就可以知道隱者與角落微光每個月收入的情況。

10「隱者地圖」推行以來發生最印象深刻的事情?

有許多印象深刻的事,細細回想,剛接觸隱者大哥大姐時,總覺得有種距離感,很想知道他們背後的故事,但又怕問的太直接。有的時候只是基於保護他們的關係而需要問一些問題,他們反而感到不安,甚至會說「為什麼要問這個?」,每個人都有他的保護色,隱者當然也不例外。 但隨著培訓結束直到現在,隱者開始對我們敞開心房,願意說出關於他們的故事,故事當中有絕望、有墮落、有悲傷,多的是輾碎人心的事。

有幾次我們去隱者的住所”家訪”,其實到的地方不是廢墟大樓就是橋下,親眼看見他們生活在那樣糟糕的環境,是一輩子難忘的畫面。

很難想像隱者從一個居無定所的身份,到現在可以租房子,帶著民眾遊歷中區,參與藝術家的活動,甚至參與獨立刊物的編輯,手工絹印書本等等。最高興的還是看到原本居無定所的大哥可以憑藉著帶導覽的收入租房子,看他們從絕望開始有盼望。

11角落微光是否還要再培訓新的導覽員呢?

我們必須要說,培訓並不難開始(雖然很花時間),但以執行一年的市場需求量來看,每個月售出逼近200張票,兩位導覽員已足夠。這意味著,導覽活動需求量並不大,所以不需要太多導覽員,我們只能期待並希望有越來越多人來參加導覽,這樣訓練導覽員才有意義 。

12是否有「隱者地圖」影響力的量化成果?

量化影響力部分,其實隱者地圖是個很難用數據去評估成效的計畫,如果單用能幫助幾位隱者自立來說,那數字實在太低,各國皆然,但幾乎每一位從事導覽工作的街友都有能力為自己負擔房租,脫離流浪生活。培訓隱者成為導覽員主要是在建立一種社會價值,讓人們知道,街友,並非只能做勞力密集工作。

另外一種影響力,則是社會大眾對此計畫的觀感與回饋,我們是否改變他們對城市更進一步的認識? 還有對街友的刻板印象? 這部分可由每次導覽活動結束後的回饋表統計數據,但因人力短缺,我們導覽活動上線六個月以來最近才有學生團體來幫忙整理數據。

看著他們的改變,只要前進一點點,都會讓我們雀躍不已。

13對於「角落微光」的未來期許

英國曾有過一項統計,發現社會企業投資一元就可以節省社會福利支出11元,這對社會企業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鼓舞,但也可知道社會企業該承擔的責任之大。

社會企業是個很好的概念,也期待看到它蓬勃發展到社會大小角落,畢竟這是FOR social purpose,我們建議大家把自己在專業上和財務上盡量準備完善,至少先讓自己不要成為社會負擔,再來衝社會企業。角落微光很清楚我們的存在並非為了取代非營利組織,相反的,非營利組織可能無法全盤照顧到的那一塊,我們希望來補足。角落微光正在努力一邊投入社會服務,還要兼顧商業競爭,希望未來能達到自給自足,成為臺灣社會企業的範例。

角落微光-隱者地圖紀實影片:

沒有留言

留言(用FB或GOOGLE帳密直接登入即可)